分享

收藏

点赞

  1. 主页 > 资讯 > 智慧城市

无人机的蓝海 低空经济的未来

专题研究

低空经济作为一种新兴的经济形态,在低空空域利用无人机、直升机等航空器开展各类飞行活动,既继承了传统通用航空业态,又融合了以无人机为支撑的新型低空生产服务方式,依赖信息化、数字化管理技术赋能,形成了一种容纳并推动多领域协调发展的极具活力和创造力的综合经济形态。

外卖“从天而降”,坐观光直升机“兜风”,打“飞的”去上班……未来,低空经济将快速发展,不仅能促进航空技术的进步,还将带动相关产业链发展,为经济增长不断注入新的活力。低空经济这一全新赛道,新在哪里,路向何方?

新场景 激活立体空间

借助获批准全国首个全域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拓展省份的先发优势,湖南正不断创新体制机制,大力发展低空经济产业。通过出台全域低空空域管理相关规则及办法、建设湖南省低空空域军地民协同运行管理信息系统与湖南省无人驾驶航空器综合监管平台等手段,目前,湖南3000米以下低空空域监视覆盖率由10%提升至95%,注册经营性通航公司33家,规划低空目视飞行航线97条、直升机起降点7000多个。

在深圳,不断新增的起降点与陆续新开通的无人机航线相得益彰,在华侨城世界之窗、锦绣中华等人口密集区域,“3公里、15分钟”的社区即时配送模式已经建立。从跨境直升机到航空救援,再到无人机物流,以深圳为驻地的通航企业在民航与地方政府各种政策、技术、试点的支持推动下,助力深圳打造智慧城市。

2023年,多个省份将低空经济、通用航空等内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积极抢抓低空经济产业密集创新和高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低空经济的产业集聚效应由点及面,推动着低空经济在全国范围内快速发展。深圳、合肥、赣州、杭州……各个城市因地制宜,围绕基础设施、应用场景、技术创新等方面出台多项政策,力图打造面向未来的“天空之城”。

“抢抓”“争创”……各地在低空经济发展这条崭新赛道上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技术驱动、产业链建设以及政策加持带来的是包括低空制造、低空飞行、低空保障和综合服务等在内的万亿元级产业集群。毫无疑问,低空经济这条赛道竞逐科技创新,营造智慧生态,终点是全新的未来。

“低空经济上承人类航空百年发展,下接绿色、数字科技前沿,广泛应用于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正成为激活立体空间资源、重塑产业经济格局、改变生产生活方式的重要力量。”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通航系研究员于一表示,“有人与无人的融合运行将成为低空经济未来发展的业态之一。”

的确,在低空经济中,无人机是乘势而起的新引擎。

无人机与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的融合让数据成为农业的新“肥料”。如今,农业无人机的功能从大田喷洒播撒、果树作业管理拓展至湿地修复、水产饲料播撒,实现了农林牧渔场景全覆盖。无人机在田间地头飞上一圈,影像实时上传至云端,利用Al(人工智能)识别农作物,及时发现田间缺苗、杂草、倒伏等异常情况,甚至可以借助数据模型为农作物精准“开处方”。在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农业无人机能够在丘陵起伏的复杂地形上完成全年果树从清园到采收的全流程、智能化作业管理,让脐橙果农省时省力又省心。

这几天,国网晋城供电公司利用无人机搭载一米长的绝缘棒对覆冰线路开展除冰工作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除冰神器”凌空一击,精准又安全。如今,在电力、建筑、环境监管、城市规划等领域,无人机智能巡检系统正在开启高效、安全、智能的时代。在云南普洱,生态环境局宁洱分局执法人员运用无人机对排污企业和监管领域开展执法检查,在助推生态环境监管执法高效化、科学化、精细化的同时,降低劳动力成本。

除无人机外,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eVTOL)也是低空经济发展的“新宠儿”。工业和信息化部、科学技术部、财政部、民航局四部门联合印发的《绿色航空制造业发展纲要(2023—2035年)》提出,到2025年,电动垂直起降航空器实现试点运行。如今,各式各样的飞行器正涌向城市和乡村的低空空域,越来越多的低空飞行场景正从科幻电影照进现实。未来,eVTOL将在旅游观光、物流配送、城市交通、医疗运输等领域提供舒适高效、绿色环保的空中交通服务,城市空中交通(UAM)时代渐行渐近。

新引擎 汇聚多方合力

低空经济热度持续上升背后,是行业管理部门、地方政府、企业主体与科研机构等汇聚起的合力。

无人机装载着外卖盒子在低空空域有序穿行,短途高端商务、空中婚礼等新服务场景的出现反映了低空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也是消费者便利、多元需求升级的体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消费市场供求关系不断发生变化,从解决温饱到满足个人需求,再到目前消费市场主力军“80后”“90后”追求快捷、方便、时尚、个性,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宏观政策调控力度持续加大,为低空经济发展带来利好。

在我国通航发展过程中,顶层设计释放了三次政策红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通用航空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高远洋告诉记者,201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释放了中国开放低空、发展通用航空的政策信号。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对通用航空业发展提出明确要求、作出具体部署。2023年,低空经济被确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及《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出台,预示着我们将迎来低空经济的快速发展。

过去,受限于低空飞行管制,低空经济发展一直是一个“伪命题”。随着政策“解绑”,低空空域改革与各个省份开放低空飞行市场让低空空域从“自然资源”转变为“经济资源”,从“可通达空域”转变为“可计算空域”,进而成为“可运用空域”,为低空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2023年12月,民航局发布《国家空域基础分类方法》,增加了G、W类非管制空域。地方政府可以深度参与相关空域规划,自主权得到大幅提升,叠加无人机和新能源产业趋于成熟,有序、安全、可控的空域让地方政府在低空经济发展的具体管理和实践中不仅有了更大灵活性和可操作性,也更有动力进行投资拉动。

近年来,我国低空经济之所以“热”起来,除了政府部门的主导,还有企业主体的创新;不仅有政企携手助力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载人飞行器等技术不断突破,还有应用场景不断发掘和拓展,让低空飞行从“小众”变为“大众”。在江西赣州南康,全国首个集生产制造、试飞检测、展示体验于一体的低空经济产业园于2022年6月开工建设,仅耗时半年便完成了包括长800米、宽30米的跑道,1万平方米机库,2000平方米综合检测试验室以及2座射流式风洞等工程的建设;2023年12月,亿航EH216-S型eVTOL飞行器获得民航局颁发的全球第一张标准适航证,这增强了峰飞、时的科技、小鹏汇天、沃飞长空等eVTOL国产企业深耕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制造领域的信心。

但低空经济的辐射带动性远非一个经济产业园、几家制造商所能体现,从工业软件、高分子材料、芯片、电池、电机等原材料与核心零部件领域到无人机、高端装备、配套产品、低空保障与综合服务,衔接安全监控、环境监管、城市规划等各类产业,低空经济发展带来的是完整的产业链条。

值得一提的是,无人机3.0时代是低空经济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的制胜之匙。从航模时代“会飞的玩具”,到航拍时代“会飞的相机”,无人机产业已走过两个时代。目前,无人机以“集群组网”和“智能化”为特征,正成为“会飞的电脑”。通过无人机基站构建的低空智联网,可对地表资源和社会经济活动进行高精度、高频次监测,是数字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高清摄像头、智能芯片、传感器与无人机相结合,正以颠覆性技术和前沿技术催生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出低空经济领域的新质生产力。

“无人机的‘智慧性’主要来源于技术革新,表现为‘网络化通信、数字化运行、智能化调度’,未来每架无人机都将是一个网络终端。”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胡金硕针对无人机在智慧民航、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的贡献评价道,“智慧是无人机发展愈发重要的内涵。从产业角度来看,无人机替代了传统通航的诸多领域;从技术角度来看,无人机催生了新应用场景;从管理角度来看,无人机需要通过信息化监管手段进行海量数据监管。”

新发展 有序引导落地

通用航空与运输航空共同构成了我国民航运输体系的“两翼”,是我国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以及消费结构升级,以通用航空为主的低空经济在旅游观光、农林畜牧、应急救援以及娱乐飞行等方面的潜在消费需求将更加旺盛。

低空经济在应用层面的繁荣需要建立在完善的通用航空产业链基础上,主要包括航空器制造、运行保障和低空运营,其中航空器制造环节涵盖直升机、无人机和eVTOL;运行保障环节包括机场、空中交通管理系统以及导航、监视、识别等装备的建设等;低空运营环节涵盖应急救援、通勤飞行、观光旅游、飞行体验等服务。

“如同土地资源、海洋资源,低空也是一种经济资源,也是生产力。在土地资源、海洋资源利用已近极限,而低空空域资源未得到充分利用的中国,低空经济发展有极大的想象空间。”高远洋表示。

目前,已经进行商业化探索的应用领域有物流、农业、旅游等。此外,潜在的低空飞行场景还有许多,生产作业类、公共服务类、航空消费类等细化的产业门类和服务链条的拓展能为地方发展带来什么?

依托江西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工作,赣州无人机飞行空域面积拓展至4.4万平方公里,通航飞行空域获批准1557平方公里。搭建起的低空空域管理平台有助于加快低空综合监管系统、航空智能化管制服务系统建设,结合赣州低空经济产业园在产业链上游的输出,为江西低空经济发展奠定了产业优势。

得益于“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人才引进政策,深圳“高精尖缺”人才持续汇聚。近日,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印发《深圳市技能菁英遴选及资助管理办法》,每两年公开遴选一次技能菁英,给予一定的奖励。改革开放45年来,深圳科教和人才优势的积累为技术密集型的低空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而深圳发布的《深圳市低空经济产业创新发展实施方案(2022-2025年)》也在不断吸引人才,形成了“人才+产业”的良性循环。

据统计,杭州已有超过250家无人机研发、生产制造、培训、运营等相关企业,在无人机新基建和相关标准研究制定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杭州无人机产业生态的初步形成不仅为杭州地区生产总值增长贡献力量,也在低空经济新赛道上为杭州积累经济发展优势。

科教和人才优势、产业发展优势、经济发展优势将是低空经济为地方发展带来的便利条件。于一表示:“低空经济是一个集合概念,每一类场景都有其适用的航空器构型、空地运行条件、市场特点、商业模式等,需要以结构性的理念来培育、促进并推动发展。”

2021年,国务院办公厅首次将通用航空纳入督查激励范围,这也为低空经济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由民航局牵头组织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所在地通用航空发展督查激励评价工作,评选出来的城市除享受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激励政策外,还额外享受政策激励。此举一出,调动了各地发展主体的积极性,为因地制宜发展低空经济奠定了基础。安徽省合肥市、湖北省武汉市、湖南省长沙市与浙江省杭州市、江西省赣州市、广东省深圳市凭借各自地方发展特色,入选了2021年度与2022年度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所在地通用航空发展工作成效明显的督查激励推荐城市名单。目前,湖南、江西、安徽、四川、海南等地已经逐步建立具有区域特色的区域经验模式,各地探索协同发展将带来低空协同管理机构的落地,相关一体化制度和体系也将不断完善。除此之外,产业链的辐射带动作用将吸引更多低空经济优秀项目入驻地方。

低空经济的有序发展,使各类发展机会随之而来:飞行器无人驾驶成为趋势,集中式调度指挥平台也将陆续开展产品研发,绿色可再生能源将成为低空时代的主流。低空经济不仅包括了承载低空飞行的物理空间,更蕴含着实现新型商业和社会价值的生产要素。未来,低空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发展、统一低空智能融合基础设施的全面建设,将结合丰富多样的低空产业链条、广阔的国内市场空间、充满活力的企业主体,不断推动低空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本文刊载于中国民航报2024年1月24日5版)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等材料,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加载中~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




稿
意见反馈0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扫码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