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赛文交通网!

新基建背景下TOCC会迎来黄金期吗 | 干这行得耐得住寂寞

2020-06-03

来源 : 赛文交通网

作者 : 拾梦者

0人评论

从2011年北京建立首个TOCC,到2016年TOCC被纳入交通运输部十三五规划,至今发展已快十年,但实际上目前国内建设有TOCC的城市并不多。

有人解释,因为它不是刚需,在经济水平有限的城市会优先将仅有的预算投入到认为比这更重要的项目中去。甚至有城市都没有建设TOCC的观念,认为只要保证信息化系统正常运转起来即可。

也有人坦然,因为这个中心没有太大的职权,协调工作难以开展,只能做一些信息共享和沟通。

还有一点重要的原因是,TOCC与当前一些业务部门的职能有重叠之处。

即使有政策支持,但实际操作中牵扯多个部门,TOCC发展之路并没有想象中平坦。

2020年,国家又提出了“新基建”概念,其中一个重要领域就是数据中心的建设。

在新基建热潮下,TOCC会迎来新的市场机会吗?

TOCC定位

关于TOCC的定义,既有交通运行监测调度中心,也有交通综合运行协调与应急指挥中心,还有信息指挥中心。

名称各不相同,意义大同小异。

TOCC是交通运输行业数据共享交换中枢、综合运输协调运转中枢、信息发布中心,紧急情况下的交通安全应急指挥中心。

主要涵盖城市道路、高速公路、国省干线三大路网,轨道交通、地面公交、出租汽车三大市内交通方式,公路客运、铁路客运、民航客运三大城际交通方式的综合运行监测和协调联动。

TOCC分为部、省、市、县四级建设,从交通部到省交通厅、各地市交通委及各个区县的交通局。

高诚科技总经理宋延介绍,这四级管理的范畴和深度不一样。

从宽度来看,交通部管理整个交通运输总体情况,包括公路、水路、铁路、民航、邮政;

省交通厅主要管理各个省公路、水路,包括城市运输;

各个地市主要管理城市范围以内的各种运输方式,公交、出租、停车等;

到区县一级,管理范畴更缩小。

从管理深度来看,交通部管理范围大,它管理全国各类运输方式的总体运行状况,包括一些交通事件等,省里会涉及各个地市各类运输方式的运行状况、省内客运企业、货运企业,比如常说的“两客一危”高速公路等整体运行状态。

各个地市相对来说比交通部管理的更深度一些,主要是对城市范围以内,各类交通企业、运输企业、基础设施建设类企业,包括事业单位,对各个行业的二级单位做业务的深入管理。

TOCC市场投资情况

在城市交通运输领域的信息化建设中,大型项目少见,而TOCC是较少能够突破5000万的投资类型。

宋延介绍,如果是一线城市,包括直辖市,包含基础设施建在内的投资一般建设规模在一个亿左右,其中基础建设投资约为一半。

省会城市以及二线城市建设规模范围在4000~5000万,主要因为建设内容相对简单一些,会有一个小规模的指挥中心,管理的相关业务系统会相对减少。

赛文了解,惠州市综合交通网络运行协调与应急调度中心信息系统项目是2018年度最大体量项目,项目建设内容包括指挥大厅综合控制系统、基础支撑系统设备、终端感知系统、交通运输数据资源中心建设、智慧出行服务平台、智慧行业管理平台和智慧决策分析平台开发。其中货物类产品采购预算2608.5918万元,服务类产品采购预算7330.2013万元。

仅数据中心建设、应用平台建设、支撑平台软件等建设项目一般投资规模在2000万左右。

千方科技副总经理林绵峰说,TOCC有不同的范畴,每个城市对它的定义不同,狭义的TOCC是在已有系统数据整合的基础上,打通事件处理流程,提供交通系统运行监测、应急处置等服务,并面向公众提供出行信息服务、面向政府提供系统运行报告等服务。

广义的TOCC还会把基础设施建设管理、出租车监管、两客一危监管等业务系统包含进去。建设内容多,项目投资金额相对会更高。

2019年部分TOCC建设项目

blob.png

从2019年TOCC项目建设情况来看,整体数量并不多,且投资金额不大,更多的是一些运维及数据服务项目,还有哈尔滨市、苏州市、宝鸡市等城市正在规划设计TOCC建设方案。

市场竞争处于蓝海

大型智能交通集成商是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易华录、千方科技、海信网络科技、银江等都在这方面早有布局也颇有经验。

2010年,千方科技开始建设TOCC,在北京参与打造了全国首个城市TOCC,2018年又以0.98亿中标了年度最大体量TOCC项目-惠州市(TOCC)项目,2019年又参与建设了肇庆市、成都市几个千万级项目。当前,千方科技已在北京、深圳、贵州、西藏、惠州、乐山等地落地。

易华录最早开始建设TOCC是从2014年。为了拓展易华录大交通(TOCC)体系下的产品体系与服务能力,易华录旗下高诚科技组建成立大交通(TOCC)产品部,布局交通大数据业务发展。易华录承建了北京市TOCC二期工程,并相继在武汉、大连、西宁、鄂尔多斯等城市建设了TOCC 。

就当前情况来看,市场上具有多个TOCC业绩的集成商不多,市场竞争相对处于蓝海状态。

近两年,BAT也开始尝试进入这一领域,比如阿里云于2019年联合千方发布TOCC解决方案。

参与竞争的企业不少,但是真正能发挥价值的很难。 

解决机制问题是发展TOCC重中之重

为什么目前多年以来,TOCC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除了政府信息化项目存在规划、设计、招标、建设流程及技术发展原因之外,还有一点重要的原因是机制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很多城市的TOCC定位、职能和工作机制并不是非常明确,如果有明确的监测、指挥等业务职能,同时赋予它相应的一些权力,TOCC业务会更落地,发展的会更好。

如果仅限于简单的数据汇聚和监测,反而限制了TOCC的发展。由于行业发展历史原因,在TOCC建设之前,已经有一些部门具有监测与调度指挥的职能,与TOCC业务产生重叠。比如城市路网监测部门、交通应急部门等,这些部门的职能和定位相对于TOCC更加明确。

宋延说,机制问题体现在 TOCC作为一个基于技术手段来实现交通行业横向管理业务协同的系统平台,技术层面没有问题,主要取决于在这个系统平台建设完之后,能否有效的持续运营。运营需要有实体单位,需要政府实体部门或建设商作为实体运营机构对业务平台进行持续的深入到业务系统生产系统里的运营服务。

而目前各个地市并没有完全实现到这种层面,多数存在的现象是建完之后,很少对系统做实际应用。

之所以存在这种现象,一个核心原因是因为行业主管部门并没有设立独立的运行管理中心,或者设立了运行管理中心之后,并没有赋予它明确的业务以及考核职能,没有赋予它明确的行业管理权限,导致有些部门即使想管,也没有权利、没有职责去管。

第二个核心原因是行业主管部门毕竟是政府事业单位,在人员有限,编制有限,精力有限的情况下,不可能独立去使用或者操作这套系统平台。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外部的建设厂商或者技术运营服务公司,通过购物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开展后期运营工作,委托第三方做平台运营。

一位在信息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也表示,TOCC发展主要的问题就是没有赋予中心太大的职权,协调工作难以开展,只能做一些信息共享和沟通,没有办法强制对方去实施应急措施。

林绵峰认为,市场对TOCC的投资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很多地方认为TOCC不是刚需。

为什么认为不是刚需?

一是地方经济发展水平有限,当地会将预算投入到更重要的的项目中去;

二是地方对交通信息化系统发挥的效果感觉不深,因此更愿意采用传统手段来保证交通系统正常运转。

林绵峰为此总结说,干这行得耐得住寂寞。

TOCC或将迎来建设黄金期?

有观点表示,TOCC作为交通部十三五信息化重点建设工程,前几年都在做规划设计,近两年项目开始逐渐落地。另外,今年在新基建热潮下,TOCC将会迎来一个建设黄金期或者建设窗口期。因为新基建里强调信息化基础设施,也是作为建设TOCC的基础条件。

但是也有不同的观点表示,TOCC市场还是会延续近两年的发展情况,因为交通数字化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地铁、路桥、隧道、停车场、营运车辆等,所有的交通基础设施和它的运营服务设施全部完成相关数字化以后,基于这些数据的应用才有可能爆发式增长,现阶段来看这一两年还是会做一些数字化工作。

TOCC接入了水陆空所有数据,包括停车、道路运输车辆动态、公交出租、城市轨道、城际铁路、路网运行与流量监测等,但一些城市缺少了公安交通管理数据。

如果能将交通运输数据和公安交通管理数据相结合,TOCC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价值,市场机会或许更大。但是,这对交通部和公安部的协调能力是非常大的考验。

1.7its.com 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标注作者和来源; 2. 7its.com 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追究责任; 3. 7its.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延伸阅读
两会观察 | 智能交通(篇)
中国公路交通气象的那些事儿
两会再提智能交通 李彦宏坚持5年的提案
ETC进停车市场,谁来买单?
赛文盘点 | 交通信号配时中心建设情况
大连金普新区携手百度Apollo、中国电科共建智能网联新基建


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交通包打听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