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赛文交通网!

戴连贵:撤站后的高速公路丨TVOICE快闪

2019-12-26

来源 : 赛文交通网

作者 : 乌云豆 冰山一角

0人评论

撤站后,实质上是计费模式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需要哪些技术革新?基于“云-网-节-端”的结构体系以及其他技术模式将对高速公路运营管理产生哪些重要影响?

在高速公路运营发生变化的同时,人员结构有所调整、数据稽核愈发重要、信用体系建设也得到重视,这些工作都需要进行哪些突破?

随着ETC用户的激增,ETC技术和运营本身还有哪些问题需要提升和改善?另外,“车牌付”和自由流收费矛盾吗?高速公路行业是否需要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的机会在哪里?

带着这些问题,《TVOICE快闪》栏目组对广东利通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戴连贵进行了专访,一起探讨撤站后高速公路上发生的种种变化。

blob.png

采访对象:戴连贵(广东利通科技投资有限公司  党委委员、副董事长)

关键词:云-网-节-端、省界收费站、智慧高速、智慧通信站、ETC

共1800字,3段小视频

Q1:取消省界收费站后,对高速公路运营管理产生重要影响的技术有哪些?

戴连贵:取消省界收费站以后,实质上是高速公路的计费模式发生了变化,由原来在出口计费,变成在路上的分段式计费。另外由路内收费转化成路外收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由过去以人为主的收费转化成以机器为主基于数据的收费。

正是这种模式发生了变化,利通科技对未来高速公路的管理,提出了自己的一套体系,就是基于“云-网-节-端”的结构体系。在这个体系下,每一个层次事实上都需要一些新技术的支持。

如在云端,因为取消省界收费站以后,广东省大约有2000个门架,近万条收费车道,每天产生的数据都是PB级。对这些数据的管理、应用、加工、传输,就需要云计算和大数据方面的一些技术去支撑。

对数据的传输,就需要一个智能的网络去支撑。所以像现在5G、LET-V这些通讯的技术,也一定会在高速公路上得到应用。

 未来在高速公路龙门架上,有ETC设备,车牌识别设备,检测设备等,这些设备采集到的数据,需要有一个节点做融合做加工。利通科技也基于这个节点需要,研发出了一个“智慧通信站”的设备,这个设备的功能是做数据的统一标准,统一接口,然后送到网络,进行传输,这里关于AI方面的一个应用,也是必须的。

在端这一块,路上有各种各样的感知设备,自动驾驶车辆、无人驾驶车辆马上就要上路,因此在端这一块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像事件检测、图像识别、AI技术等也会得到应用。

Q2:取消省界收费站,高速公路运营正在或未来将发生哪些变化?需要哪些工作突破?

戴连贵:对于高速公路营运管理者来讲,由基于人的现场收费变成基于数据的事后收费。

营运单位的人员结构就会发生变化,由过去以收费员为主,变成以懂技术、会分析的技术人员为主。

再有过去高速路收费是重在收费,重在现场的收费管理,现在就要转化成基于后台数据的稽核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是以机器取代人进行收费了,对于机器来讲有问题或有故障是正常的。

另外车辆在使用收费系统的时候,主客观的一些原因也造成一些系统的漏收,或者说没有采集到信息这种情况出现。 

那么事后的稽核就很重要,就把一些由于主客观的原因,在路上没有采集到的一些信息,能够基于大数据的分析把它补充出来,这就变成很重要。

另外要重视信用体系的建设,要有好的信用体系,对长期拖欠高速公路收入通行费的用户能够进行识别,建立一个高速公路的使用信用体系,对于信用低的,可以在入口拦截,不让上高速公路。

对信用体系也可以作用在车辆的其他的一个社会应用场景上,如在高速公路里面信用比较低的用户,也影响其坐民航、坐火车或者其他的一些生活场景上。这样对于偷、逃费行为,就有良好的治理了。

 Q3:这一轮全国ETC用户激增,但ETC技术和运营本身还有哪些问题需要提升和改善?

戴连贵:因为现在我们采用的还是双片式电子标签,在高速路收费过程中,由于卡片的松动或接触不良会造成一些异常。因此未来双片式电子标签向单片式转化,这是必须的。

第二个,既然每个车辆都安装电子标签了,电子标签变成车辆的一个标配,可以尽量把他前装化,把它和车载的一些电子设备结合在一起。另外基于北斗、车路协同技术,也能够提升ETC系统的一些可靠性。这是接下来对于ETC技术提升的两个方向。

Q4:“车牌付”和自由流收费矛盾吗?

戴连贵:“车牌付”本身在高速公路应用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高速公路特点就是速度快,场景复杂。当然从高速公路收费角度来讲,实质上就是三个流程,一个是计费,一个是收费,一个是结算。“车牌付”本身就是计费的一个手段,用车牌进行计费。

我们在自由流收费这种状况下,实质上也采用了车牌作为计费的一个手段。现在我们的龙门架上有电子标签,就是通过5.8G的读写去识别车辆,同时也有车牌识别系统去识别车牌,车牌作为计费的补充的手段。

所以自由流收费和“车牌付”是并不矛盾的,而是把计费的车牌手段也应用了。从这个角度去讲,“车牌付”本身仅单纯依赖于车牌完成计费这个过程,这个应该在高速路的应用场景下还是不现实的。

Q5:高速公路行业是否需要互联网企业,他们的机会在哪里?

戴连贵:未来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讲,在取消省界收费站、分段自由流收费以后,他们的机会不是没有了,反而是更大了。因为在基于龙门架的自由流收费以后,事实上把整个收费过程变成了事后的数据的处理。第二个,现在接近90%的车辆用户都安装了电子标签,全国的用户数量是非常庞大的,作为互联网企业来讲,有两个长项,一个是对C端用户的服务,另一个对于大数据量的处理。

那么在取消省界收费站以后,这两个场景实质上都是存在的。

1.7its.com 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标注作者和来源; 2. 7its.com 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追究责任; 3. 7its.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延伸阅读
陈进贵:1000亿的中国通服发力智能交通市场
车来了:实时公交的亿万市场 | TVOICE快闪
杨佩昆:同济交通工程的“甲子光年” | 十校十师
同济大学交通工程学科创始人|十校十师•杨佩昆(预告...
中国第一个实时自适应城市交通控制系统诞生记 | Tvoice
2443工程:城市交通控制系统那些事 | Tvoice


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交通包打听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