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赛文交通网!

搭建国际交通行业沟通的桥梁 | 专访王印海教授

2018-06-13

来源 :

作者 :

0人评论

中国旅美交通学会(NACOTA),对这个致力于世界与中国交通行业沟通,促进国内外交通领域发展,为身在北美的交通学者、从业者、学生提供有力支持的华人组织有了更深的了解。在2010年举办的“第十届交通运输领域华人学者国际会议”上,NACOTA主席(时任)王印海教授接受了专访。

blob.png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中国旅美交通学会(NACOTA)。

    王印海:NACOTA成立于1996年。当时虽然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大陆留学生较少,但大家普遍认识到要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来增加海外交通界华人的凝聚力,并为国内交通行业的发展做出贡献。之后,由冉斌教授、王军先生等创立者商议决定成立中国旅美交通学会(NACOTA)。NACOTA是一个在美国正式注册的非营利性组织,成立以后的发展,整体来说是非常良好、平稳的。NACOTA有自己的纲领和章程,每一届NACOTA主席及董事会成员的选举都有一定的标准,是一个民主化的组织。

 NACOTA的宗旨主要有三点:
    第一,为祖国交通事业的发展献力献策,NACOTA的成员在海外学习与工作,对先进的知识接触的更多,可以融合先进知识成果,对中国交通所面临的问题提供自己的思路和建议。
    第二,为海内外的华人提供一个更好的交流平台,我们每年举办的活动目的也是促进海外华人的交流。国内的活动是为了促进国内的学者和国外华人学者之间的交流。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外学者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证明NACOTA的影响力在增加。
    第三,为祖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国际上著名的专业协会之间的联系和发展铺路搭桥,为中国的国际化和发展做出贡献。

NACOTA通过自身的不断发展与完善,已经逐步成为一个国际知名的交通学术组织。越来越多的交通运输界同仁知道了这个组织并加入到这个组织中来。可以说,NACOTA在逐积累渐量变的过程中,已经达到了质的提升。今年是NACOTA成立的第14个年头,共经历了8任会长:第一任会长是冉斌教授,第二任会长是王军先生,第三任是陆建教授,第四任是于雷教授,第五任是赵放教授,第六任是刘荣芳教授,第七任是易萍教授,第八任是我。鉴于NACOTA的影响力和成员已经不仅仅只局限于北美,在本届“交通运输领域华人学者国际会议(ICCTP)”之前,董事会决定将NACOTA更名为COTA。即将North America Chinese Overseas Transportation Association中的North America去掉,变更成Chinese Overseas Transportation  Association (COTA)。从长远发展来看,COTA会吸引除北美以外的世界各国的华人学者,为进一步国际化铺平道路,为中国交通事业的发展和国际化进程做出应有的贡献。

记者:自2001至2010年,交通运输领域华人学者国际会议(ICCTP)已经连续举办了10届,随着时间的推移,ICCTP加入了哪些新思路与新元素?

王印海:  NACOTA已经举办了10届夏季学术会议。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很艰苦的,人员较少,条件较差。随着ICCTP年复一年的发展,我们的成员也在逐年增加,以去年哈尔滨ICCTP会议为例,到场参会的人员达到了四百多名,收到的论文摘要达到一千六百篇,论文全文将近一千篇,最后通过审查,审查接受了四百八十八篇论文。从一千六百篇摘要,一千篇论文到最后的四百八十八篇论文,筛选是非常严格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ICCTP的质量。希望此举也有助于提高国内交通领域研究的水平提高,以至对我们国家整个交通事业的发展有所推动。

 去年在哈尔滨召开的第九届ICCTP会议期间,东南大学交通学院院长王炜教授和哈工大交通学院院长安实教授等还召集举办了第一届交通学院院长论坛,并决定每年的交通学院院长论坛都将和ICCTP会议绑定。今年在北京工业大学召开ICCTP会议期间,也同时举办了第二届交通学院院长论坛。交通学院院长们就交通学院的发展、教育、和科研等重大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我们很高兴能为大家搭建这样一个交流的平台,这与我们大会的宗旨是一致的。除此之外,今年世界银行也参与到我们的会议中,举办了世界银行论坛,专门探讨中国城市的发展问题。中国城市的发展问题很大一部分是交通问题以及如何去解决交通问题。ICCTP初举办时,参与者几乎完全是华人学者,外籍学者人数较少,今年的亮点之一是包括美国工程院院士Michael Walton 教授等很多国际知名学者也来参加了我们的会议。这表明国外交通运输界对我们会议的关注度在增加。ICCTP会议规模越办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从华人学者之间的交流逐渐演变成真正的国际学者交流平台。

记者:NACOTA作为中国大陆旅美交通运输专业人士和其它各地包括中国在内的专业人士之间的交流平台,您认为今后NACOTA的发展方向和发展趋势是怎样的,您对于NACOTA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规划。

王印海:在短时间内NACOTA的三个宗旨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将继续起到桥梁和平台的作用。在未来若干年之内,NACOTA将会进一步专业化、国际化。所谓专业化,是指将拥有更严格的专业审查制度,比如学术论文,首先是摘要的审查,其次是全文审查,最后在发表前,我们还需要请专门的编辑人员做英文编译工作。在未来若干年内,NACOTA还将出版一些高质量、高水平的期刊,发表与中国交通建设相关的科研论文,增加国内学者和国际学者之间的交流。目前NACOTA董事会也正在探讨采用何种方式与渠道进行高水平学术期刊的创建工作。在国际化方面,我们想让NACOTA与更多的组织之间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从90年代起,NACOTA开始与世界银行合作,已经建立了比较紧密的关系。2007年我们开始和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ASCE)建立联系,到今年已经合作了四年,目前双方都很有意向建立更加深入的合作关系。另外,我们和国际交通工程师协会(ITE)的合作也有两年的历史。我们希望NACOTA在国际上能够真正起到国内和国外机构接轨的作用,同时也希望NACOTA能够建立更多的地方性组织,把这个机构做得更大,更好的实现NACOTA的三项宗旨,起到应有的作用。

记者: 2003年,在您的主持下,华盛顿大学成立了“Smart Transportation Applications & Research Laboratory(STAR Lab)”,请您介绍一下STAR Lab成立的目的,研究成果,发展目标等。

 王印海:STAR Lab(智能交通系统研究与应用实验室)最初成立于2003年,即我开始就任华盛顿大学终身系列助理教授的时候。智能交通系统在当时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其主要内容是研究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如何能够在交通领域中得到更好的运用。因为我本人既有交通工程背景(博士学位是交通工程),又有计算机工程背景(硕士学位之一是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硕士),我决定把智能交通系统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以便将计算机和交通方面的知识更好地融合起来。于是就成立SART Lab为自己的研究和教学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华盛顿大学对于我成立STAR Lab的想法非常支持并提供了一些资金作为启动经费。在过去的七年时间里,我也拜访了很多公司以及美国交通管理部门,向他们推销STAR Lab的理念,并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

blob.png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STAR Lab很好地将当前的学习与未来的应用结合起来,并成为华盛顿州交通部的远程培训中心。我们在培养学生中所使用的软、硬件很多都是现在地方交通部所使用的。因此,这些学生从STAR Lab毕业之后便直接可以胜任很多地方交通部门的工作,避免了进一步培训的需要。

从科研的角度来看,STAR Lab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创新基地。从2003年发展到现在,STAR Lab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规模,目前的团队包括教授、访问教授、博士、及硕士研究生。STAR Lab在科研方面也取得了很多的成果,尤其是在交通检测、检测数据分析、及交通仿真等领域。我们自主研发了很多不同的交通检测理论和系统。我们也在视频检测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开发了一系列基于视频的车辆数据、行人数据、以及自行车数据采集系统。这些系统的很多指标都由于现有产品,受到了业界的高度重视。另外,我们开发的基于蓝牙的旅行时间采集系统也以其出色的精度和性能,受到了用户的青睐。

blob.png

    总之,STAR Lab自成立以来,在科研和教学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得到了国际同仁的认可,并在应用领域给交通管理部门和公司带来了若干实用技术。当前,STAR Lab正积极置身于e交通学平台的开发与建设。我坚信STAR Lab在国内外同仁的继续关注和支持下,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记者:您早在1998年就开始了在美国的生活,能否请您结合自身的经验介绍一下交通行业旅美学生、从业者的学习、生活、就业等情况,以及您的一些建议。

王印海:随着中国发展,国内和国外的机会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从学习的角度来看,到国外学习是值得推荐的,无论从语言,还是从具体的科研业务上来讲,如果能找对学习方向,找对学校,留学是会有很大收获的。知己知彼,视野宽广自然会帮助我们在工作中更好地设定目标、起点和方向,尽快地取得成就。但是也不能盲目的崇拜海外的学校和教育,因为任何学校都有其强项和弱项。目前国内也有很多好的学校,国内的经济发展,给交通行业提供了很多的机会,如果能利用好诸如ICCTP这样的国际交流平台,扎根国内也一样可以成为世界顶尖的人才。总之, 无论是立足国内还是立足国外, 采国内外学术界之长,以造福百姓和社会为终极目标, 我相信每一个交通专业人员都会不辱使命, 有所成就。

记者:您的部分研究成果是与智能交通实际应用领域相关的,请您根据自己的经验,阐述一下中美智能交通项目建设的相同与不同之处(例如项目发起,资金来源,建设流程等)。

王印海:因为我是工程领域的教授,研究应该是直接面向解决实际问题的,所以我花了很大的精力,致力于交通实际应用方面的研究。

中美智能交通项目差异,我觉得主要在于:

第一,发展模式上的区别。

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国家,发展方式是跨越式的,所以就必须有取有舍,不是每个台阶都走的。跨越式的好处是发展的速度很快,坏处是该打的基础并一定能够打好。而美国是发达国家,很多技术的发展都经历了一个渐进的过程,相对来说比较成熟。

第二,规模和程序上的区别。

从经济实力和项目规模来看,目前国内经济发展情况很好,智能交通项目的规模大,国家投入力度也很大,但论证的程序比较简单,项目建设的周期通常较短。国外投资智能交通项目,往往是一笔资金投入时,要经过很多不同层面的讨论与论证,周期比较长,项目进展很慢。 

第三,发展机遇上的差别。

鉴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国内的智能交通行业面临着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我相信国内同仁一定会抓住机遇,从国外的发展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在跨越式发展中实现超越。在学习并应用国外的经验时,一定要充分考虑到国内、外的交通状况的差异。如何能利用好我们现有的资源,正确决定哪些项目应该上,哪些项目不应该上,哪个先,哪个后,哪些问题可以立即解决,哪些问题要通过做科研后才能解决,才能实现科学发展。美国等发达国家由于基本交通体系的建设已经完成,很难在此方面进行大的投入。因此,修修补补的工作较多,难有系统性的大变革。因此,在智能交通的发展方面,我很看好国内市场,也期待着国内能有更多的创新性成果诞生。

最后,祝愿COTA能够和国内同仁携手努力,抓住机遇,促进祖国交通科技的进步,早日实现世界领先。

1.7its.com 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标注作者和来源; 2. 7its.com 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追究责任; 3. 7its.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延伸阅读
专访 | 中国旅美交通学会(NACOTA)会长兼主席刘荣芳教授
专访陆化普:遵循交通原理,缓解交通拥堵 | 勿躁!
阿里王坚:区块链与数据价值的交换
对话刘向宏:滴滴智慧信号灯这一年 | 赛文·Tvoice
专访小码联城吕侃:交通移动支付之争背后的价值思考
浅析交通信号控制行业发展瓶颈和前景


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交通包打听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