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赛文交通网!

开车等红灯时能使用手机吗? | 数据分析结果是...

2018-05-11

来源 : 赛文交通网

作者 : 金盛

0人评论

随着智能手机与移动互联网普及,“手机控”越来越多。不同场景下使用手机会有不同的影响,就交通而言,驾驶员在红灯期间使用手机会有怎样的影响?

基于此,浙江大学副教授金盛对这一行为进行了调查分析,并在第二届(2018)中国交通信号控制发展年会上分享了红灯期间驾驶员手机使用行为的调查及分析结果。

以下为金盛演讲全文,内容有删减。

一、研究背景

随着科学技术和网络的发展,近几年手机用户增长迅速。工信部报告显示,2018年移动互联网数据会达到9亿。互联网大数据从哪来的?大部分是靠移动互联网用户,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移动的检测器。

红灯期间使用手机的APP主要包括社交媒体、导航、网约车以及目前比较流行的短视频。我们发现一个问题,长视频开车的时候看可能来不及,等红灯期间正好够看短视频,所以开车期间看短视频非常突出。

我们有移动互联数据,有轨迹,可以实现车路协同,做大数据、效果评价、信息服务、信号优化等,这些目的是什么?缓解交通拥堵!恰恰今天我不想从这条路径上去谈这个问题,换一个思路,我们用移动互联的时候带来最大的一个问题叫分心驾驶,分心驾驶会带来很多事故和冲突,使运行效率降低,这些反过来会加剧拥堵。

这两者怎么去平衡?怎么去评价?我没有做过详细的调查,不敢说到底是好和坏,但是我们不能忽视。至少开车使用手机第一个会带来安全问题。

红灯期间用手机,安全方面会有一点隐患,但是至少不会出大事,因为速度是零,最多启动慢一点,或者不小心稍微追尾刮蹭,安全可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但是肯定会有影响,而对效率的影响可能会非常大。我下面主要用数据来说明。

安全方面,2016年浙江省开车使用手机导致的交通事故死亡是1855人,占总数的44.3%,非常夸张的一个数据,但是我认为可能所有的手机行为都包含在里面。

美国道路交通安全部门报告没有找到非常相关的数据,但是发现交通事故在上升,上升的幅度与车辆保有量的增加及经济发展的增加是成正比的。增长速度非常快,是什么原因?

他们估计说可能是智能手机的使用导致事故上升,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需要搞交通安全的人去来回答。

我今天来回答效率问题。

用手机会导致什么?第一,增加启动时间;第二,降低通行能力或者饱和流率。这两点对路口运行效率的影响非常关键。

对于这样的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什么?首先是调查手机使用的行为,然后分析影响使用行为因素,最后探究对交叉口运行影响。

二、数据采集

数据采集相对比较困难,为什么用手机比较困难呢?因为我们国家几乎所有的人都贴了膜,如果在路边看的很难看清楚,所以初步我们考虑了一下先采用问卷,然后再用视频的方式。

我们用高清摄像机,在调查交叉口有过街天桥的地方放了一个相机,这样能够放大,非常清楚的看到驾驶员行为。选了五个地点,采集了大量数据,包括驾驶员行为、信号配时方案、驾驶员特征、车辆属性及运行特性等。

三、数据分析

采集之后我们做了一些分析。

先讲一下问卷,我们有针对性设计了一些相关的问题。先看不使用手机的,第一张图有17%,第二张图不用的有22%,第三张图不用的大概有是17%。平均可能就20%左右的人在等红灯期间没有用手机。

近80%的人都在使用手机干什么呢?最多的是社交媒体,然后还有目的,原因可能无外乎无聊,或者是习惯性,回答习惯性看手机的人有22%。

影响因素方面,我们想了解红灯时间、倒计时和乘客对使用手机有没有影响。结果显示,无论红灯多长都会用手机的比例占百分之十几,无论是否有倒计时都会用的也有10%左右。当然问卷调查可能会存在一些偏差,视频得到的结果可能更客观一点。

还有驾驶员对违法的认识,很多人认为红灯期间使用手机是小问题,因为最多玩起一两秒,感觉是无所谓,甚至会有17%的人认为用手机应该没什么影响,对处罚规则的认知也一样,真正知道用手机是以怎样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驾驶员占比也非常少。

问卷显示的结果虽然有数据,但是有片面性,实际调查的数据非常客观。

这是总体数据,我们大概调查了2600辆车,意味着每个周期只能调查三四辆车,所以是几百个信号周期的数据统计结果。

拍摄到用手机的比例是36.7%,其中有20%多的驾驶员使用手机至绿灯亮,7%的驾驶员在绿灯亮了之后仍然继续使用。

再看不同类型使用频率。

女性使用比例是44.6%,比男性多近10%,但是女性驾驶员比较少。年龄因素我们分了三个阶段,青年、中年和老年比例会逐一下降。车辆类型,除了公交车比较少之外,其他类型的车都相对较高。出租车和服务型车辆为什么使用频率高?因为有导航、网约车的使用,这种APP的使用越来越多。

我们希望提供更多信息给驾驶员,只能通过智能手机,所以智能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强大,因此也导致使用频率上升,上升之后会带来后续的问题。后面乘客的因素,如果驾驶员独自驾驶使用手机的频率大概有44%,如果车上有其他乘客,总体比例可能只有25%左右,显著下降。

第一,验证了有没有倒计时的影响。结果显示,有倒计时比没有倒计时使用手机的概率多1.46倍,所以在有红灯倒计时的情况下,驾驶员在红灯等待期间更有可能去使用手机。

第二,红灯时间长度的影响。随着红灯时间的增加或者等待时间的增加,使用手机的概率显著上升的。

第三,性别年龄对使用手机的频率或者结果几乎没有影响,还有排队的位置对使用手机几乎也没有影响。只有车上有没有同乘者会影响驾驶员对手机的使用,车内无同乘者的驾驶员更容易在红灯等待期间使用手机。

第四,时间的影响。大家上班期间比较着急或者不太会可能使用,周末使用频率会更高,或者高峰低峰同样分析了一下不同的时间工作日或者非工作日的影响。

第五,私家车、出租车以及服务性车辆都有较大概率在红灯等待期间使用手机。

前面谈到的是使用,现在讲一下效率。

效率也要很多方法计算,核心是什么?

看最后两个数,不使用手机启动时间大概2.8秒,如果用到绿灯启亮,启动时间大概4点多秒,如果绿灯启亮后继续使用手机,启动时间达到5秒多,将近增加一倍。

信号交叉口就是分秒必争,每个周期每个相位都损失多了两三秒,对于整个交叉口的运行效率会影响多少?

另一个是运行时间,就是平均的车头时距饱和流率。

整个灰色线是往后平移的,意味着基本上通行效率会增加,通行时间会增加。

结果是由2.84%变到了3.3%,意味着整体一条车道一个相位的饱和流量会下降近14%。

四、总结

影响是什么?因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使用情况越来越突出。包括等待时间、倒计时、独自驾驶、车辆类型等因素显著增加使用手机概率,红灯期间手机使用行为显著增加了车辆启动时间及车头时距。

有哪些措施?从教育角度,我们更多只能是通过宣传;从执法角度,交警可以考虑,但这种执法相对比较难;从工程的角度,我看到有厂商生产鸣笛抓拍,其实鸣笛抓拍反而对这个问题有利,因为很多车是听到了后面喇叭才放下手机,反而提高了效率。

最后八个字,以人为本。虽然无人驾驶还很遥远,人始终是制约交通系统效率提升的重要因素,基于人因的交通工程分析优化是一切智能交通系统的基础环节。离开了对人的分析,智能交通系统也很难发挥作用。

不忘初心。所有搞交通的人都应该铭记初心,要考虑人的因素。

网站二维码广告.jpg

1.7its.com 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标注作者和来源; 2. 7its.com 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追究责任; 3. 7its.com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仅供参考。
延伸阅读
关于“跨子区相位差”提升信号绿波协调效果的探索实践
C-V2X商用落地照进现实,中国车企如何变道超车?
朱志星:面向车路协同环境的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探索
数据评估是如何辅助信控优化决策的?
浅谈需求响应式公交背后的技术
区块链在交通领域的应用探析


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交通包打听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